移动版

医药商业行业重大事件快评:六方合纵,星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6-05-13    研究机构:国信证券

事项:

白云山、上海医药、重庆医药、南京医药、哈药股份和天津医药六家医药企业(以下将六家医药企业合计简称为“六方”) 签署《筹建联合医药平台合作备忘录》(“《合作备忘录》”),拟共同出资设立平台公司,为六方提供采购服务以加强战略合作、实现共赢。

国信观点:本次六方合作将加速医药批发行业的集中化趋势,集中采购模式必成主流。以医保控费为核心的药政改革让药品价格下滑已成定局,行业利润率下移促使行业寻求兼并整合的机会以期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本次六方合作将成立战略品种、代理品种的采购平台、自家工业产品的共享平台和原辅材料采购的整合平台,有望明显降低采购成本,拓宽产品销售网络,最终达到规模和净利润双双提升的协同效应。本次采购平台目前只定位为企业自身的集中采购,但按未来药品招标采购机制的发展,该采购平台有望承接各省甚至是省区联合的药品集中采购任务,演变为代表各地公立医院联合体向上游集中采购议价的GPO 平台,至此“三明模式”、“深圳模式”的星星之火将在全国形成燎原之势。影响: 利好参与本次交易的区域流通龙头,推荐南京医药、白云山和上海医药,利好其工业品种的销售网络延伸和成本下行, 短期利空其上游制药企业,长期利好大型仿制药企业以价换量。同时也利好海王生物GPO和海虹控股PBM的推广。

评论:

区域行业龙头企业联合建立药品集中采购平台,将刺激医药流通行业加速集中化。

本次合作中,六家医药企业(上海医药、白云山、哈药股份、南京医药、天津医药、重庆医药)共同出资5亿元组建六方采购平台,定位于专门服务于各参股企业的采购服务平台。

六方采购平台将成为:

1)战略品种、代理品种的采购平台。为各成员企业引进代理和战略产品,降低企业采购成本。 2)自有工业产品的共享平台。通过有效机制促使六方在各自优势区域内相互支持自有工业产品的市场准入和渠道销售工作,降低企业产品运营成本。3)原辅材料采购的整合/信息平台。以工业原辅材料集中采购为合作点,减少原辅材料价格波动对企业影响,有效降低生产成本。

六方采购平台对发起方带来的益处在于:

1)有利于加强各企业的工业产品,商业网络合作及推进互联互通关系,本次战略合作采用合资建立实体公司建造平台的创新模式以确保合作的落地。 2)有利于提升企业在商品、原材料采购谈判中的地位和影响力。通过统一谈判,统一采购形成的规模优势提升产品引进能力和议价能力,通过合作互通、降低自有品种在各企业的准入门槛,最终降低各企业采购、运营成本。3)有利于形成行业规范标准,提升企业社会责任,为民众健康谋福祉。

我们认为随三明模式在综合医改试点省(全国目前已增加至11个,包括安徽、福建、青海、江苏、上海、浙江、湖南、重庆、四川、陕西和宁夏)全面推广,尤其是集中采购、带量采购、医保控费、两票制等政策的推行,药品价格的下滑已成定局。虽然政策带来行业集中度提升的机遇,但无论是制药企业还是流通企业也都面临利润率下滑的难题。本次联合建立集中采购平台虽然不是直接的股权合并,在国资委控股的体制限制下也无法做到跨省区的国企兼并整合,但行业内在整合动力是确定无疑的,可见包括国药控股、华润医药以及其他区域龙头也会有强烈的整合动力,行业兼并整合将迎来新一轮的大潮,这一点验证了我们此前医药商业将加速集中化的结论。

从签约涉及的六方来看,其合计商业收入规模已经达到1726亿元(2014年数据,广州医药为白云山合营企业,不并表), 仅次于国药集团的2234亿元。我们认为其巨大的采购规模可以为合作企业的医药批发业务带来明显的毛利率提升,对比国药控股分销业务约7%的毛利率,上海医药为6.14%,南京医药为4.86%,人民同泰(600829)为6.09%(白云山、重庆医药和天津医药数据不祥,但应明显小于国药控股),若采购平台能将采购成本压低,将毛利率提高到国药控股7%的毛利率水平,南京医药收益最明显,人民同泰、和上海医药次之,分别可增加5.09亿/0.67亿/8.06亿元,可增厚15年业绩分别为188%/29%/19%。以上假设为粗略估算,并未考虑药品降价的因素,但从趋势来讲对南京医药的业绩弹性增厚是最明显的。

参考“三明医改”和“深圳模式”,集中采购将成为医药商业主流模式,延伸演变为GPO顺理成章。

“三明医改”的核心在于:取消以药养医,医生收入与药品脱钩,同步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医保作为买方直接参与到药品采购议价环节中,同步推进“两票制”,通过取消医疗机构的寻租权力,压缩掉寄生在医疗利益链上的中间环节(医药代表、过票企业等),从而实现人民群众看病支出的下降,医生收入的不降反升。三明医改的核心正是“三医联动”,与国家医改方向高度一致。“三明模式”之后,深圳医改更进一步,深圳市将全市公立医院药品采购权限全部交给GPO 组织进行采购,“三明模式”和“深圳模式”之下,医药流通企业的集中度将大幅提升(一个地区会只剩下1-5家配送商)。

在医药商业的大变局时代下,六方合作将开启医药行业合纵连横的全新时代。本次六家医药企业抱团共建的集中采购平台虽然目前只是为企业供应药品的采购以及自身工业品种的网络扩张服务,在配送市场份额上仍需要和其他商业企业竞争,如国控、华润医药等,但我们认为这种企业集中采购平台向为政府(医保)服务的GPO 组织演变是一种顺理成章的选择。海王集团的全药网就是由企业为政府提供GPO 服务的案例。若医保作为支付主体的议价权力得到充分体现, 选择为医保及公立医院做GPO 服务以独占采购市场无疑是明智的选择。若明确医保控费是各地主政官员的民生政绩, 谨记医保作为支付方拥有最大的议价能力,和医保对抗药品价格的维护是没有任何优势的。主流医药商业企业通过共建GPO 组织,快速提升市场占有率,加大对上下游的博弈能力。未来医保基金将有可能成为采购主体,GPO 组织既可以代表支付方直接采购药械,也可以与PBM 企业合作形成超强的PBM-GPO 联合体向上游供应商进行采购,议价并推动医疗服务管理业务。重点推荐GPO延伸的海王生物、南京医药、白云山和上海医药,推荐关注PBM龙头海虹控股。

合作采购平台未来有望往医药B2B方向延伸,模板对标全球医药交易中心(GHX)。

美国在2000年成立全球医药交易中心(GHX),在2001年欧洲也加入该第三方交易平台。GHX主要提供基于云计算的供应链管理软件和服务解决方案,将供应商、分销商、医疗机构和GPO 组织连接起来,用统一的行业标准和完善的智能化自动化系统来实现提高医药流通效率的目的。美国医药批发三巨头以及耗材分销巨头Owens &Minors 均是GHX的股东,并且为在GHX平台交易的供应商和采购商提供了重要的技术和物流服务(主要以医疗设备、器械和耗材的采购服务为主,药品集中采购大多由PBM谈判和承担)。六方合建的采购平台已具备平台雏形,未来若延伸线上交易,有望利用自身的物流服务和信息技术为其他医药产业链企业提供高效的服务。我们认为形成这种趋势的前提是股权合作上要更加开放,吸纳的产业链环节要足够多以实现公平合作。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